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民间草药治肿瘤

手机号/微信号13696902192,QQ群33805473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揭开一个治癌“神医”董草原的骗子面纱  

2017-04-02 20:19:28|  分类: 社会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在化州市丽岗镇尖岗岭,有一个专治癌症的“神医”――董草原,不但相隔千山万水的病人前来看病,甚至海外的病人也漂洋过海慕名而来。一两年前,他开办的“化州市生命学会”和“化州市肿瘤防治所”(同一地方两块牌子)门庭若市,停满了许多小车;近来虽然冷清了一些,但他的“防治所”内,仍然住着几十个病人及其家属。
   “神医”的医术有多高?
   董草原之所以在一两年前声名大噪,主要是他请来境外某电视台做了一个专题节目《寻找隐世神医》。化州市河西街道党委办书记江源告诉记者,董草原拍这部片花了20万元,播出时又交了50万的税及其它费用。这个专题节目播出后,当地主管部门发现没上报,也未曾审批,违反有关规定。但不知为何,当地主管部门并没有就此进行处理。从此,董草原的“神医”之名,就开始流传开来。
   董草原写了一本书,由“世界医药出版社”出版,名为《生命与疾病》,他在书中称:“我创造出消癌根1至7号药散,1至2号药丸,加上随症设立的协定处方,对肝、肺、鼻、胃、肠、食道、膀胱、胃等各种癌症治疗的总有效率达95%以上。一般经大医院确诊,即使是极后期,如果未经任何医治,三个月内彻底治好,肿块消失,肺癌、胃癌、肠癌、膀胱癌、前列腺癌的治愈率达90%以上,肝癌80%以上。”
   近日,记者扮成病患者的家属前去找董草原咨询,他同样不遗余力地吹嘘他的治癌率。记者表示怀疑,他指着院内的病人说,你可以问问他们,如果治不好,他们就不会来。记者于是走访了几个病人,他们都不愿多谈。
   当地医疗机构如是说
   董草原治癌,真的有这么厉害?
   在董草原的化州市肿瘤防治所周边,有两家医疗机构,丽江卫生院和东山医院,两家医院的部分领导和医生都表示了不同的看法: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,他就创造了医学的奇迹。可事实上,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不是这样的。在董草原的化州市肿瘤防治所看病的病人,时不时会因为过度腹泻、呕吐而导致身体大量失水,身体极度虚弱、机体功能紊乱而送到这两间医院进行救治。抢救过来之后,有的回到董草原那里,有的转到别的医院治疗;还有一部分病人,就在两间卫生院的救治过程中死去。
   一位卫生院领导还说,在董草原那里治病,彻底治好的未见过,但减轻症状,使晚期癌症病人能活上一二年的倒是有。
而化州市卫生局认为董草原癌症治愈率的说法严重夸大其辞,属于虚假宣传。
   当地干部群众如是说
   不少化州当地的群众告诉记者,几年前,找董草原看病的大都是本地人和邻近地区的人,后来发现董“神医”并不像他自我吹嘘的那么神,找他的人就少了一些。现在,由于他在一些网站上自我宣传,找他看病的大都是外地人,甚至有的人是来自境外的。
记者在雷州市听到一位小车司机说,他曾送过5名癌症晚期病人去董草原那里看病,有2名很快就死了,有3名症状有所减轻,但回雷州一段时间后,最长不超过1年,也死了。
河西街道书记江源说:“董草原在晚期肝癌的治疗上有一套,他开出的药能止痛、将肝腹水泻出,但之后就不能再起什么作用了。所以,董草原的化州市肿瘤防治所一般不会让人久住,一星期左右,最多不超过十天,他怕人死在他的防治所内。我小妹的家公肝癌晚期,抱着博一博的心理,在董草原那里开了三副药,董草原说这些药要5000元一副,看在江书记的面上,只收3000元一副。结果,我小妹的家公只吃了二副药,就死了,剩下一副药找他退,他还不肯。”
记者在董草原处暗访时曾问及收费情况。董草原说,10天一个疗程,每个疗程的药费2至3万元。这种收费,既未经物价部门许可,也与他自我宣传时说“对患者收费均较同行为低、甚至不少是免费”大相径庭。
   一个真实的病例
   中新社茂名办事处副主任林作旭,向记者讲述了中新社茂名支社社长廖长华的情况。廖长华今年7月份自觉不适,到医院检查,谁料竟是肝癌晚期,医生断定只能存活3个月。他听到董草原的宣传后,抱着博一博的心态,找董草原给他看病。
    董草原给了廖长华一份《注意事项》,该《注意事项》称:不信者不医、半信半疑者不医、不遵医嘱者不医、不说老实话者不医、信西医不信中医者不医。
   该《注意事项》还称:“癌症是当今世界无法医治、极恶性的病,本研究所对每一个患者都尽最大努力救治,万一医治无效,本研究所不负任何责任,家属不得闹事。”在廖长华对《注意事项》表示没有意见之后,董草原表示他有八成希望治好廖长华,因为他尚未进行过化疗。董草原说化疗过二次以上,他就无能为力了,因为化疗严重损害人的机体。
   在董草原的研究所看病,病人不能吃米饭及动物类食品,只能吃一点番薯。在服药期间约一个月内不能吹风、洗身、洗头,病人吃喝拉撒,一般都只能在房间内。
   此外,病人每天都要服大量中药,一日三次,每次空腹服,“吃到饱为止”,每次最好三碗以上。《注意事项》提到:药物生效后出现腹泻、呕吐,无力现象,大便最多一小时一次,有黑、白水样,关键是前10天。
然而,廖长华在董草原那里住到第8天,就顶不住了,因严重脱水出现极度虚弱,而且还便血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被送到化州市东山医院抢救。林作旭告诉记者,在这家医院,医生说从董草原那里送来的像廖长华这样症状的病例不少。医生说,董草原的治癌方法是好是坏不好评说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病人经过长时间的腹泻、呕吐,需要打一些葡萄糖维持生命,偏偏董草原不信西医,结果许多病人都熬不住。
   廖长华后来被送到茂名市的一家医院,3天后死于胃出血、肾功能紊乱和多器官衰竭。
   不是癌症,却当癌症医
   记者接到一封投诉信,信中称董草原涉嫌将不是癌症的病人当癌症医。投诉信称:“我是黄亚秀,是东山街道办干部。我妻黄亚妹在1998年8月份感觉不舒服,自己去化州市人民医院检查,结果是食道有些狭窄,医生说无事,取点消炎药吃就好了,后又到东山医院检查和湛江市一家大医院检查,确诊是食道狭窄。又经化验不是癌症。医生和教授对我说,你放心,无问题,取点药回去吃,再打些针就无事了。”
   “可是,不知为什么,妻的病始终在反复,于是我带妻在1999年12月份到董草原处就医,董草原说我妻不是食道癌就是胃癌(董草原那里没有任何用来癌症诊断的检测设备),然后当癌症医一直医到2000年6月份,一副药吃两天,一副药最高收费4800元,最低收费1500元。合计医治有6个半月,总共合计药费27.8万元整。在2000年6月23日董草原说,我确实无办法行医了,你自己想办法。这时,我妻经过每天上呕下泻的治疗,体重已从75公斤下降至30多公斤。”
   “这时,我将妻送到湛江一家大医院,医生说本来可以通过手术,将病变狭窄部分的食道切除,但现在病人的体质太弱了,动不了手术,只能在腹部开一条胶管,将食物用针筒打入胃里维持生命。2001年6月,我妻终因营养跟不上去世了。”
   黄亚秀的这番话,得到东山医院的梁孔文、陈捷、梁伟杰三位医生的证实。他们告诉记者,黄亚秀妻子的X光片至今仍保留在他们手上,从X光片上可以清楚看到黄亚秀妻子食道狭窄的情况。记者将投诉信转给化州市卫生局,不知为何该局至今未将调查结果向记者通报。
    “神医”原是无师自通
    记者在化州市民政局社会团体登记处看过董草原的简历,简历表明他曾务过农、搞过建筑工程,做过粮所的采购和化州中药厂的供销。1995年,他在上街垌开设诊所,并摇身一变,先是成为“门诊主任”,接着就任中医传统医药研究会的“专家委员”。至于“中医传统医药研究会”是何方何种机构,简历上没有交待。
    现在的董草原,“名气”更大了,他是世界中医学会会员(从互联网上查出该学会,没发现官方背景,也没发现其依托有关医疗机构)、东方肿瘤研究中心主任(该中心互联网上查不到)、化州市生命学研究会会长(该研究会最近被化州市民政局撤消)、中医癌症研究所所长(该研究所最近被化州市卫生局取缔)等。他还是“国家确定”的高级专家,至于是国家什么机构、院方确定的高级专家,他自己却在资料中没交待。
    记者在采访时,得知化州市许多医疗机构对董草原的治癌理论是不满的,他们不明白他是如何获得行医资格的。对此,化州市卫生局有关部门主管人员解释说,根据有关规定:(一)具有国家承认的中医、中药、针灸、骨伤、推拿等专业学历的;(二)取得中医(药)士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的;(三)经国家或省中医行政主管部门考试、考核合格,取得从事中医临床技术工作资格证书的;(四)经市(地)以上中医行政主管部门确认的社会名医,方能从事中医药临床技术工作。显然,董草原不具备上述条件。但是,考虑到董草原行医已有一定年限,加上他拿出的一些东西虽搞不清真假,但名堂很大,于是最后仍将行医执业证书给了他。
    对正规医生极尽诋毁
   在非法出版物上,董草原还有许多奇谈怪论。他说:“现在政府选用医生,不是从临床选用,而是考文章,考资历,考书本,完全是纸上谈兵。由于政府选用医生,不落在实处,而落在空中,所以把全社会的医生都引向空中,引向纸上谈兵,不求临床实效,导致庸医泛滥,使人类最急需的医学事业无法进展。使不少病人在呼天叫地,在痛苦中苟延残喘。官府难道没有看见吗?一旦得到政府认可的医生,医死人也是合法的,使政府医生变成了合法的杀人英雄。人们为了明哲保身,敢怒不敢言。实际上敢言也没有。现代医学几十年来无进展,不是医生笨,是国家的政策法规错误。”
    “我三十年来对癌症的研究,发现绝大多数癌症病人不是死于癌症,而是死于手术和化疗放疗的摧残。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,手术放化疗的治癌方法是错误的,是病人难以接受的治疗方法。但是人们反而全面动用,权、法、媒体进行维护。”
因夸大疗效被查处
    董草原在非法出版物上刊登的上述奇谈怪论,引起了当地公安、新闻出版部门的注意,他们采取了行动,对其非法出版物进行取缔。
化州市卫生局的负责人向记者谈到,董草原夸大疗效的行为是十分有害的,因为找他治疗的大都是晚期癌症病人,抱着最后博一博的心理而来。他们见到夸大疗效的宣传之后,往往不惜倾家荡产、甚至举债进行治疗,偏偏董草原的药费又特别贵,结果可想而知。治疗有效果还说得过去,治疗出现问题,还不好说什么,因为病人本来就是晚期癌症,又签定了不追究责任保证书,这样,病人及其家属的损失就惨重了。
   近日,鉴于董草原夸大疗效的宣传和向社会散布极端言论,化州市民政局取缔其创办的“化州市生命学会”。同时,化州市卫生局以董草原没资格办“化州市肿瘤防治所”为由,将其撤销,至于“董草原诊所”,也因为夸大疗效的宣传和向社会散布极端言论而要停业整顿,但董草原只是将病人转移到附近的老人院,并未停业。
   从董草原“治癌”引出的社会话题
   记者在董草原的“化州市肿瘤防治所”内及个别互联网站上,见到了一些董草原的成功医疗案例,由于这些案例得不到有关部门的认证,记者也找不到案例中的主人,所以无法评说。
    但是,这让记者想到了一个问题,这就是董草原奇特治癌方法到底有没有疗效?对人体的副作用又如何?记者走访了茂名、化州的一些中医界的人士,他们均表示难以评说。
    这是因为西医学是严格按照科学理论及方法创立的,而中医在发挥其无可取代的治疗作用的同时,在许多方面还无法用现有的科学手段来解释,这就给了一些肆无忌惮者以浑水摸鱼之机,董草原的治癌方法,既无有关机构和院方的评估,而他自创的药,所谓“消癌根、肝木春”到底是些什么,也没人知道。
    由此一来,董草原治癌的效果如何,只有他自说自话,自行评说。他开出的药剂有何毒副作用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而他对癌症的治愈率如何,也只能由他自己吹嘘了。(文章转载:2235健康报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